中国建设科技网>科技资讯>新型城镇化

田园综合体:没有产业支撑只是空皮囊

    文章来源:文化产业研习社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9日 点击数: 字号: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概念。建设田园综合体,将使农村生产生活方式产生全局性变革。在田园综合体中,不仅有老农民,更有参与农村发展的新农民。资金投入上,不仅有财政资金投入,还要引入金融和社会资本。田园综合体的发展,将使城与乡、农与工、生产生活生态、传统与现代相得益彰。
  日前,财政部确定河北、江西等18个省份开展田园综合体建设试点,每个试点省份安排试点项目1至2个。中央财政从农村综合改革转移支付资金、现代农业生产发展资金、农业综合开发补助资金中统筹安排,支持试点工作。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首次提出“田园综合体”概念,支持有条件的乡村建设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在田园综合体,农村新产业和新业态如何培育?乡村的特色如何保留?农民的积极性怎样调动?
  没有产业支撑只是空皮囊
  完善的田园综合体应是一个包含农林牧渔、加工、制造、餐饮、旅游等行业的三产融合体和城乡复合体。
  人们对于“综合体”的认识,大多是从城市开始的。这些人口集聚、交通便利的地标式建筑群,既可以供人们居住和办公,也能提供包括餐饮、购物、休闲等服务。那么,乡村的田园综合体,又会是一幅怎样的图景?如何让城里人闻到一缕炊烟,以慰乡愁?如何让村里人触碰时代脉动,享受现代生活?
  江苏省无锡市惠山区阳山镇拥有优美的自然景观,并以出产水蜜桃闻名全国,但良好的田园风貌,阻止不了村庄空心化的趋势。当地传统桃农靠单打独斗、零星种植的生产经营模式遭遇了各种瓶颈。2013年,随着田园东方公司田园综合体团队的到来,与镇里合作打造总规划面积6000余亩的田园综合体,布局农业产业项目、乡村旅游项目和田园小镇群等。在这个“水蜜桃之乡”经营民宿的村民们说,以前卖桃子,后来“卖”桃花,现在推介的是“花样生活”。
  田园东方公司董事长张诚认为,田园综合体特色是“田园”,关键在“综合”:农业生产是基础,休闲旅游产业依附于农业,呈现田园特色。田园社区则依赖于以上产业,围绕居民和游客,建设具有基础产业、新型产业且城乡一体、村落肌理的田园社区。“田园综合体从概念上来说,就是多产业的综合规划、多业态的综合运营。例如,原来是片农田,现在可以观光;原来是所农房,现在可以开家客栈。”
  在浙江省湖州市长兴县有一个田园综合体,串联起当地4个乡镇的12个农业特色产业园,集农产品种植与农业观光、乡村旅游为一体,已初具规模。在吕山乡品尝果蔬园内的新鲜瓜果蔬菜,在林城镇葡萄园的风情长廊驻足赏景,在泗安镇花卉园内欣赏四季的色彩缤纷……每一个特色产业园,都是田园综合体的组成部分,延伸新业态,富裕一方农民。
  “农业旅游只是田园综合体建设的重要内容,而不是全部内容。要提高田园综合体建设的含金量,保持田园综合体发展的持续性,还需要在拓展产业链上下功夫。”中国农业经济学会副会长刘奇说:“没有产业支撑的田园综合体只能是一副空皮囊。一个完善的田园综合体应是一个包含农林牧渔、加工、制造、餐饮、旅游等行业的三产融合体和城乡复合体。”
  财政部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主任卢贵敏认为,建设田园综合体,不是在生产、生活和生态等领域单一的、局部的试点探索,而是对农业农村生产生活方式的全局性变革。要通过一二三产的深度融合,带动田园综合体资源聚合、功能整合和要素融合,使城与乡、农与工、生产生活生态、传统与现代在田园综合体中相得益彰。
  防止“脱农”成变相房地产
  如果没有农民现代化,没有新型农业主体加入,田园综合体终将是空中楼阁。
  当前一些地方建设田园综合体出现了脱农的情况。针对此,卢贵敏表示,要切实保护好农民的就业创业、产业发展收益、乡村文化遗产、农村生态环境等权益。田园综合体要展现农民生活、农村风情和农业特色,核心产业是农业,决不能将综合体建设搞成变相的房地产开发,也不是大兴土木、改头换面的旅游度假区和私人庄园会所,确保田园综合体建设定位不走偏走歪。
  “如果没有农民现代化,没有新型农业主体加入,田园综合体终将是空中楼阁”,在风土(北京)城乡规划设计公司负责人轰伟看来,如果说过去的新农村是乡村现代化的2.0版本,美丽乡村建设是3.0版本,那么田园综合体则是一个更为高级的形态。在这里,不仅有着老农民,更有着被乡村吸引、愿意从城市回归乡村、参与农村发展的新农民。
  在田园东方阳山田园综合体,游人可以在古井旁的咖啡店中,买来面包和咖啡当早餐,中午用采摘的蔬菜做农家饭,入夜后带孩子到田野扎营。对于当地村民来说,不仅生活环境更加舒适,还有了更多的就业途径和收入来源。综合体为当地百姓提供了超过70个文旅和管理就业岗位、160多个农业生产岗位,吸引了一批返乡创业年轻人开设书院、咖啡馆等。
  在浙江省丽水市缙云县笕川村村委会的邀请下,乡村规划师何思源帮村子打造成了年门票收入达900多万元的“网红”村。游客乘高铁穿过一段隧道后,车窗外是500亩色泽绚丽的花海向远处绵延,连接着起伏的山峦。乘客穿过花海,便会产生进村游玩的强烈意愿。村庄有了人气,综合体的发展才会顺风顺水。
  田园综合体建设还要尊重农村文化。在建设前,张诚先期对原来的村庄历史做了调研,在已拆迁过半的危旧村舍中,选中了10座老房子进行修缮保护。那是10栋原本很普通的村民住宅,修缮成本很高,很多人主张拆除,但张诚坚决保留下来,与之一同保留的还有池塘和141棵树。如今,该区域已成为田园综合体里的乡村文创园。
  营造城乡共生新环境
  把政府、农民、市场、金融机构各方力量糅合在一起,为农村发展打开更大空间。
  眼下,田园综合体正成为继特色小镇之后,县域经济的又一投资新蓝海。田园综合体建设内容丰富,涉及面广,对资金、土地、科技、人才等要素有着较大需求。解决要素投入问题成为很多地方探索田园综合体的难点。
  对于开展田园综合体试点需要注意的问题,财政部文件提出,按照“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试点先行,各地不要盲目扩大范围。要适应农村发展阶段性需要,遵循农村发展规律和市场经济规律,不能超越地方现有发展条件和违背农民意愿。还对投入资金有了明确要求——“严控政府债务风险和村级组织债务风险,不新增债务负担”。
  卢贵敏表示,在资金投入上,要改进财政资金投入方式,综合运用补助、贴息、担保基金、风险补偿金等方式,提升财政资金使用效益。田园综合体建设主体多元,不同的利益诉求决定建设资金来源渠道广泛多样,要通过财政撬动、贴息贷款等模式,引入更多的金融和社会资本。
  为了充分调动笕川村人的积极性,何思源提出,以村民入股、合作社为主体的方式,参与花海及配套设施的建设。“根据以往经验,抛弃农民、纯粹运用工商资本进行村庄建设,多以失败告终,而如果由村集体与企业合作,可能会造成双方扯皮,效率低下。”何思源说,田园综合体与其他模式的最大不同在于,它提出将农民纳入乡村建设的进程之中,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最终实现村民的共同富裕。
  卢贵敏认为,要以政府投入和政策支持为引领,充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激发综合体内生发展动力和创新活力。关键是确定合理的建设运营管理模式,政府重点负责政策引导和规划引领,营造有利于田园综合体发展的外部环境;企业、村集体组织、农民合作组织及其他市场主体要充分发挥在产业发展和实体运营中的作用;农民通过合作化、组织化等方式参与综合体建设并多重受益。
  作为新生事物,田园综合体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在业内看来,这样的创新实践有效地把政府、农民、市场、金融机构各方力量糅合在一起,为农村发展打开了更大的空间。这是一片共享之地,无论农民还是市民,都可以一起分享自然的馈赠,共同打造这个城乡共生的新环境。对于田园综合体,人们有理由给予更多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