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建设科技网>科技资讯>新型城镇化

很多特色小镇有特色没灵魂?黄岚建议走“3×3×3”之路

    文章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唐洪涛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6日 点击数: 字号:

  特色小镇风头正劲,成功者有,失败者也不少。怎么办?全国工商联房地产商会秘书长、北京市通州区特色小镇规划首席顾问黄岚认为,现在特色小镇的问题主要是在定位和发展方面很粗浅,因而存在不容忽视的潜在风险,而要避免这些风险,特色小镇必须找到自己的魂。
  特色小镇没灵魂,要加强顶层设计
  日前河北省张家口市第二届长城卫所国际文化艺术节高峰论坛上,黄岚发表了自己对特色小镇的看法。
  黄岚认为,住建部提出在2020年之前要创建1000个特色小镇,近两年,全国很多地方也涌现出了一大批特色小镇,但是特色小镇最重要的顶层设计却很缺乏。
  “我们发现在顶层设计上,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对于特色小镇的理解还很粗浅,仅仅是从政策的利好来做的,但是,很多产业定位不清晰,对产业的理解较为简单,以为引入或者稳定一个产业就能做成一个特色小镇,为了创建特色小镇不遗余力地招商引资,但是如果一上来就把特色小镇当作一个招商引资项目,就会重返当初造产业园区、造新城的模式。现在,90%的特色小镇建设者都是房企,国家发改委也发出警示,防止一哄而上地发展特色小镇,尤其要防止特色小镇房地产化现象。因此,地方政府一定要在顶层设计上予以高度重视,要让特色小镇能不能自成体系,与经济转型结合,支持地方就业。”
  特色小镇有六大风险,选址风险首当其冲
  黄岚经过大量实践操作和考察,认为现有特色小镇存在六大风险,选址风险首当其冲。“大多数特色小镇在选址上考虑不足,都是站在自身角度上考虑,而没有站在市场的角度上考虑。”
  黄岚曾到过山西某地考察,当地正准备以杨家将为主题发展一个特色小镇,黄岚认为此举欠妥:“当地交通不便,仅仅靠一个杨家将故事,能否打造一个特色小镇,还有待追问。特色小镇首先面对的是选址问题,有独到的环境资源,有独到的地理位置,选址成功,就成功了一大半。选址有三大原则,首先是应放在GDP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国家平均水平的地方;第二是流量原则和都市圈原则,特色小镇最容易发展的是中国现有的几大都市圈,这些地方有大量的外溢需求,才能带来流量。”
  至于流量如何看,黄岚说很简单,从周末高速公路的堵车程度就能看出。
  除了选址风险,黄岚认为,特色小镇还存在政策风险(政府从两年前的提倡、鼓励,到现在提示风险,意味着政策风向正在转化)、资源风险(特色小镇所依赖的资源,很可能在打造过程中就丧失了。比如,某些特别的景色或者文化保护,完全靠一个遗迹或某个产业,能否打造出特色小镇?值得警惕)、市场风险(目前除了浙江的特色小镇已经比较成熟,其他地方的特色小镇还在摸索期,这个商业模式还没有真正成功过。只有个别文旅小镇从门票上达到了一定的盈利水平,但是,持续性还是个疑问)、产业风险(一些地方为了打造特色小镇,盲目定位了一些产业,并没有考虑该产业在该地区是否有发展的潜力和条件)、定位风险(大多数特色小镇都定位为文旅小镇,有过滥之嫌。而文旅小镇已多次被住建部提示风险,在第三期特色小镇示范名单中,文旅小镇将被拿下)。
  特色小镇是生态链,应走“3×3×3”之路
  此次,黄岚特意到了张家口市万全区艺陶小镇考察。他认为,单纯依赖一个陶艺是做不成特色小镇,只能作为一个工作坊、一个窗口,特色小镇是个生态链,需要上游、中游、下游整个产业形成闭环。
  “特色小镇绝不是产业+地产模式,也绝不是产业+小镇模式,实际上是系统化生态构建,有自发的过程,有生长的过程,有淘汰的过程,是需要时间来检验的。”
  在黄岚看来,特色小镇定义应该走“3×3×3”之路,即三产、三生、三业。
  三产是指一二三产业融合;三生是指生产、生活、生态相结合;三业是指创业、就业和置业。黄岚具体阐释到:特色小镇不是一个产业园区,也不是一产或者二产的扩大,它是乡镇经济的一个转型,能不能直接做二产三产,而忽略了一产?其实,一产是基础,二产是龙头,三产是方向。
  特色小镇要注重发展绿色经济,又要注重生活性,从而结合起来对生态的保护。很多人谈的都是生产,对生活生态这两点的理解不深入。要把一个小镇做成一个生活的小镇很难。做一个项目很容易,盖房子很容易,设工厂很容易,但是,要变得很生活很难。要把生活的很多内容放进去,让人们留得下来,这是考验一个小镇能不能持续下来的一个指标。因此,要从宜居宜业的角度去反思,而不是一味地从有生产条件去考虑。“并非是有制造业、或有高科技产业、互联网产业了,就能做特色小镇了。”
  最后,一个特色小镇要有活力,就要能带来创业机会,这是其能持续发展的关键,同时要能带动就业,有大量人口的涌入,最后要能置业,让人们能安居乐业。一个特色小镇应该是活力型小镇,而不是仅仅是一个生产基地或者产业小镇,应该充满活力,如此就需要大量的人待续进入,必须提供创业和就业的机会。“新型城镇化是人的城镇化,要有三业,要能创业,能就业,还能置业。”
  黄岚告诉中国房地产报记者,目前,具备“3×3×3”这样完整生态的特色小镇还没有完全出来,只是有了雏形。“在北京市房山区的中法国际红酒小镇,一产、二产、三产都已经具备了。”